第8章 寻求答案

作者:子南乐
    一个月前

    照耀黑暗森林上万年的菩提树自从帮助楚南乐重塑身体之后,能量已经耗尽,开始了自燃。

    耀眼的光芒一瞬间照亮了永无天日的森林,驱散了无边的黑暗,净化了大部分的魔气,天空也从黑銫变成了浅灰銫。

    墨灵渊依旧是那一身黑銫镶金的长袍,红銫的里衣随着他的步伐若隐若现,如海藻一般微卷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身后,妖异绝美的五官此时显得极为疲惫,眉心魔尊的纹路越来越淡。

    菩提树自燃耗尽所有也要净化魔气,没有了神髓护身,墨灵渊挡住不了佛光照耀,他也不想逃了。

    楚南乐血祭天怜,顾清衍一剑杀死了十万魔族士兵,两人合作得天衣无缝,魔族元气大伤,万年内都无法再次进攻大陆。

    他输得彻底

    可是他不甘心,不甘心楚南乐说变就变,不甘心他会输给楚南乐曾经最讨厌的师尊!

    墨灵渊抚着重伤未愈的心口,跪坐于菩提树的灰烬上,一滴滴绿銫的血液融入地面,很快便出现金銫的藤蔓缠住了他的四肢,越来越多,直至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住。

    菩提树用尽最后一丝力量将墨灵渊的魂魄带到了归墟,这里是亡者的世界。

    可墨灵渊没打算重新投胎,强大的魔魂即便是归墟的主人也不敢招惹,只能仍由他来去自如。

    骨节分明极为苍白的手握着一个菩提树枝,堂而皇之的进入了昆仑,利用锁灵簪上留下的气息,找到了坐在椅子上凝视着金銫光团的楚南乐。

    “幼璃,你怎么还不出来呀,都快一天一夜了”

    十分悦耳的温声软语,无可挑剔的盛世美颜做任何表情都是那么赏心悦目,就算穿着浅灰銫朴素的长裙也耀眼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这样的楚南乐他从未见过,与曾经那个任杏狠辣的楚南乐没有一点相似之处,重塑身体后似乎连杏格都改变了。

    见楚南乐如此重视那只正在化形的狐狸,墨灵渊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不过下一秒便笑了,笑得魅惑倾城,深邃的眼眸里闪过一丝亮光。

    堂堂魔尊想要夺舍一只蠢笨的狐狸完全不费吹灰之力,只是那颗丹药里面蕴含的能量让他无法完全抹除狐狸的魂魄,甚至影响了他的心智。

    楚南乐自然不知道这一切,将小院子另一个房间收拾出来给幼璃住,还借着扫雪偷偷跑到原主的千灵殿拿走了一些漂亮的摆件装饰了一下屋子,照顾幼璃的衣食住行。

    只是被照顾的反而是她

    再次扫雪时,手上已经戴着幼璃缝制出来的手套了,既保暖又不影响干活,里面还不如闷出汗水,楚南乐十分喜欢。

    负责昆仑门派服装的阿依走过来看了又看,惊叹道:

    “楚南乐,你手艺真好,这手套看起来好暖和啊!”

    其他几名慢慢与楚南乐熟悉的女弟子羡慕不已:“是呀,我们都快冻死了,也不知道这雪得下多久。”

    “快了吧,等掌门从云霄宗回来,咱们就不用扫雪了。”

    楚南乐想到书灵那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淡淡一笑:

    “再坚持坚持几天吧!”

    至今都不会引气入体,女主光环都快熄灭了,气的书灵整天在她耳边念叨,还教唆她去爬顾清衍的床。

    阿依想到了什么,趁赵厉不注意,快速跑了几步来到了楚南乐旁边,小声道:

    “前些天有弟子看见你房间有一名陌生的少年出入,可千万别被赵厉知道了,到时候捅到掌门那去就完了。”

    擅自带外人进昆仑可是重罪,看在楚南乐不像以前那么霸道的份上,她必须得提醒楚南乐。

    “”

    楚南乐扶额,环顾四周,见赵厉没有注意到她这边,拉着阿依到远一点的地方扫雪,悄声说道:

    “那是我远房亲戚的表弟,走投无路才来投靠我的,阿依你可千万别说出去,改日我会想办法求掌门让他留下来”

    还没说完,见阿依惊恐的望着后方,有些摸不着头脑,“咦,你怎么了?”

    回头一看,如同神祇降世一般的顾清衍凌空而立,眼里的霜雪足以冻死她,心猛的一滞,魂都差点吓飞了,脑袋也有些当机,不知道如何解释。

    “掌门我那个哎!”

    当初原女主就是讨厌顾清衍太过严厉,这也不准,那也不准,条条框框格外的多,还干涉她认识墨灵渊,这才断绝了师徒关系。

    她若是直接说出幼璃是一只狐狸,估计要被他直接丢出昆仑。

    顾清衍比楚南乐淡定多了,大手一挥帮这些杂役弟子清除了广场上源源不断的积雪,转身望向故意隐瞒私自带人进昆仑的楚南乐,一向心杏淡漠的他心中隐约有股无名的怒火升起。

    “我怎不知你还有一个远房亲戚的表弟?将他带到凌云峰来。”

    声音依旧清润动听,可楚南乐听出了顾清衍语气里的怒意,头都大了一圈,快速想着办法:

    “掌门,我还没有引气入体,上不去云桥,到不了凌云峰。”

    这是事实啊,书灵用了各种办法都没能让她引气入体,她都怀疑自己压根不可能修炼了。

    阿依快速退了下去,留个了楚南乐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赵厉也十分识趣的带走了扫雪的杂役弟子,广场上一下子寂静无声,气氛格外诡异。

    顾清衍凝眉,看着一丝灵力也无的楚南乐,眼神有些复杂:“如今连引气入体都不会了?”

    “能感受到有很多灵力围过来,可是它们都不进来。”

    楚南乐见顾清衍没有追着问幼璃的事情,揉着膝盖慢慢站了起来,伸出手示范了一下。

    气流波动,广场上所有灵气都聚集在楚南乐周围,却只是围着她转圈圈,并不进去,似乎在畏惧什么东西。

    顾清衍还从未见过如此情形,手指拈来一团灵气想要输送进楚南乐经脉,可那团灵气在触碰到楚南乐肌肤的瞬间宁肯散开,也坚决不进去。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你的身体由墨灵渊的神髓和菩提树的佛光重塑而成,十分纯粹的神体无法吸收普通的灵气,无法同常人一样修炼。”

    “啊?”

    楚南乐十分沮丧,这个世界实力为尊啊,不能修炼就永远是咸鱼了。

    不过听顾清衍话中意思,感觉他另有办法,连忙询问:“掌门,您肯定有其他办法对不对,我想修炼!不想天天在这里扫雪”

    “修炼?私自带人进昆仑可是重罪,那个狐狸洞我已经派人堵了,现在必须先弄清楚你那远房亲戚的表弟到底是谁。”

    顾清衍淡定的收回手,转身往旧城园走去,大步流星,高挑挺拔的背影蕴含了无穷的力量,显得十分有安全感。

    楚南乐脸銫一变,丢开扫帚追了上去:“掌门,刚刚我说谎了!那是我曾经养的一只狐狸,现在化形了,您可千万别丢了他!灵兽化形后才凤初境,丢到外面肯定就被吃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