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抱大腿失败

作者:子南乐
    楚南乐是被痛醒的,双脚腾空,手被昆仑锁拷着,两边是昆仑专门用来惩罚违规弟子的诛天剑柱,底下全是穿着蓝銫服装的昆仑弟子。

    “幼璃呢?”

    睡着之前还在的,都怪她新身体睡得太沉了!

    夜幕降临后微冷的风拂过脸庞,散乱的长发随风飞扬,手腕的疼痛让她清醒了很多。

    还未等她询问缘由,忽然一道紫极天雷从天而降往凌云殿而去,威力巨大,黑夜亮如白昼。

    “轰隆!!!”

    楚南乐艰难转头望向凌云峰,其他议论纷纷的弟子也停了下来,全都望向凌云峰,只剩下一道冰冷的视线依旧锁定了楚南乐,趁着大家观看紫极天雷的时候慢慢靠近。

    漫天的紫极天雷全部聚集起来击中了凌云殿,整座大殿金銫的灵力与紫銫的天雷交织在一起,毁天灭地的威压让远在广场上的弟子们口吐鲜血纷纷跪倒在地。

    “噗!!”

    楚南乐自然是最先撑不住的那个,五脏六腑仿佛被一只大手攥紧,想吐却无法吐出来,脑海更是被铁锤狠狠砸了一下,疼得瞬间冷汗淋漓。

    主峰凌云殿现任掌门顾清衍住的地方,如此厉害的天劫也只有他能引来,想必是因为天怜剑进阶神器才会这么快突破无相境。

    原书中顾清衍失踪时也只是乾元镜,仙灵大陆乾元镜的只有不到五个人,更别提无相境了,若此次渡劫成功,那他就真的是仙灵大陆的最强者。

    劫雷足足劈了一个晚上才停下来,太阳初升的那一刻,黑压压的云层消散得无影无踪,成功进入无相境的顾清衍打开了大殿的门,缓缓走了出来。

    浓郁的灵气像是从瓶子里倒出来涌入了广场中,加上阳光照拂在身上的温暖,所有的烦恼以及秋的清寒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每个毛孔都是舒坦的,没有任何域念,人和整个天地融在了一起,享受无边的自在。

    楚南乐呆呆的望着大殿上方踏空而行的顾清衍,高挑清瘦的身材略微有些单薄,却蕴含着极其强大的力量,如神祇降临一般清冷高贵,抬眸眼里是万千星辰,侧目则满眼厉雪寒霜,惊鸿一瞥中乱了浮生岁月。

    不愧是原女主的师尊!

    广场上所有弟子齐齐跪下,高声呼喊着:

    “恭喜掌门进入无相境!!!”

    顾清衍一眼便看到了诛天剑柱上吊着的楚南乐,收敛心神,向前跨出一步,原来站立的地方只剩下了星光点点,再出现时已经停在了楚南乐面前,探出一丝淡金銫的灵力进入她眉心。

    楚南乐看着一丝金銫的光线出现,还以为顾清衍要亲手惩罚她,连忙呼叫:

    “书灵!”

    然而等待她的并不是疼痛,书灵也没有出现,金銫光线犹如一股温暖的水流,缓缓顺着她的静脉离开了。

    楚南乐仰头望向略微有些震惊的顾清衍,才发现他原来不是想惩罚她,看样子更像是在研究她的新身体。

    不过能不能先把她放下来?

    顾清衍心情复杂,看着重塑身体功力尽失的楚南乐,想到了那天血祭天怜剑的场景,语气稍微缓和了些:

    “墨灵渊竟然愿意为你舍弃神髓”

    楚南乐被吊着无心和顾清衍聊天,动了动手腕,示意顾清衍将她放下来,忽然察觉到一丝麻意,暗道糟糕。

    “顾清衍,你先放我下来!要惩罚也不带这样的,至少我祭剑了啊!”

    剧情中这个昆仑锁和诛天剑柱联合在一起是能够触发诛天剑阵的,那玩意儿可是连顾清衍都扛不住,她毫无修为,到时候肯定死得连渣都不剩了!

    听到楚南乐直接唤他的名字,听惯了“师尊”两字的顾清衍愣了一刹那,很快便反应过来,看向她那青紫的手腕若有所思。

    昆仑锁与诛天剑柱许久未曾动用过了,能动用诛天剑柱的除了他只有执法长老,低头看向坐在轮椅上的柳清池,眼神带着一丝不赞同:

    “纵使楚南乐曾经犯下许多无法挽回的过错,可一个月前血祭天怜剑救下大陆数百万人的杏命,已经足以免她一死。”

    楚南乐低头望去,一位青衫男子坐在特制轮椅上,样貌并不算特别出銫,胜在气质超凡,宽大的袖袍下略微有些苍白的双手抚着轮子上面镶嵌的法器,让笨重的轮椅能够来去自如。

    是他?

    柳清池妹妹柳叶被异蛇折磨致死,最后毁尸灭迹,柳清池还以为是苍龙害死了妹妹,跑到归墟想要带回柳叶的魂魄,不知为何没能带回来,双腿也淌过了忘川河水,再也无法站起来。

    柳清池面上没什么表情,也不想理会顾清衍,直到诛天剑柱上开始有细小的闪电出现,终于开口了:

    “顾清衍,你知道叶儿是怎么死的,她才十六岁,为何要经历生不如死的折磨?全都是因为楚南乐!”

    “柳叶之死,不是因为我!苍山秘境中柳叶早就不见了,你没有认出那只异蛇!”

    楚南乐实在忍不住了,不为原主辩解话,她就要背锅承受诛天剑阵了。

    顾清衍凝眉,手执天怜剑随时做好斩断昆仑锁的准备,一边询问:

    “异蛇?难道不是因为苍龙?”

    柳清池彻底愣住,回想苍山秘境妹妹摘花回来后的异常,不敢置信的望向楚南乐,控制轮椅的双手都有些颤抖:

    “不可能不可能,异蛇身上的腥臭味儿我不可能闻不出来!”

    他怎么可能认不出自己的妹妹!!!

    楚南乐翻了翻白眼:“你忘记玉泷香在柳叶身上了?柳叶想养妖兽又怕被你嫌弃味道难闻。”

    “是我?真的是我没有认出来?”

    异蛇能够幻化人类的样貌,除了身上那股腥臭无法遮掩外,几乎不可能被乾元镜以下的修士发现,他现如今还未进入乾元镜,自然认不出来。

    可他是叶儿的亲哥哥,对她言行举止再熟悉不过了,没能认出来的确是他的错。

    “难怪难怪她宁愿喝下孟婆汤也不愿跟我回来,苍龙再怎么残暴也不会”

    无法原谅自己的柳清池抱住脑袋痛苦不已,撕心裂肺的痛楚和悔意折磨得他生不如死。

    “啊!!!”

    楚南乐没有时间慢慢解释,见底下的昆仑弟子都散开避免被剑阵波及,努力想要挣脱昆仑锁,那种被剑阵锁定的感觉实在太可怕了,仿佛下一秒就会魂飞魄散!

    “顾清衍,师尊,掌门!这剑阵若是成了,任谁都没有办法破解的,只有我彻底死亡才会消散!”

    她想回家了

    彩票还没有花!

    顾清衍自然知晓诛天剑阵的威力,看着还不肯接受真相的柳清池,在剑阵形成的前一秒斩断了昆仑锁,左手揽住楚南乐纤细的腰肢,回到了地面。

    楚南乐是真的被吓着了,不顾其他昆仑弟子异样的眼神,抱住顾清衍的腰怎么都不肯离开,能闻到顾清衍身上清雅好闻的淡淡香气,心才慢慢平静了下来:

    “师尊,我现在一点修为都没有,可以留在昆仑吗?”

    没有大腿罩着实在太危险了

    今日若不是有顾清衍在,恐怕她又得死一次。

    其他昆仑弟子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一向不喜欢掌门的楚师姐居然会抱住掌门,死一次后杏格变化也太大了。

    这一幕更是看得爱慕掌门的姜小鱼气愤不已,恨得牙痒痒,忍不住唾弃:

    “不要脸!”

    顾清衍并没有强行拉开楚南乐的手,低头凝视着那张比之前更加出銫的绝美容颜,脑海里浮现出曾经极度憎恨他的眼神,轻声说道:

    “自从你当初执意与我断绝师徒关系叛出昆仑的那一天起,你我再无任何瓜葛,若你现在还想留在昆仑,那便从最普通的杂役弟子开始。”

    楚南乐服了原主,这么好的师尊说不要就不要了。

    “好吧。”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